推荐资讯

但是徐晃也真是没有看出来士卒太有的忧虑反而是战心日盛所以徐晃

发布时间:2019-01-31 15:27 浏览:
  徐晃也真是,确实没指望着能从史涣这儿听到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妙计奇策,能破敌的东西。所以一听史涣说出来夜袭,徐晃一笑,“我军真要是夜袭的话,那就真是正中了敌军的下怀,你也许不知道,凉州军的主帅王伉,他肯定是就等着我军去夜袭呢!”
 
    史涣一听,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就是这么个道理。可要不和凉州军一战的话,难道就这么等着己方的粮草耗尽,然后最后再破釜沉舟不成?可真那样儿的话,要不就指望从南阳来的己方援军。可要能指望上他们,那才怪了。说实话,自己都不认为能指望上他们什么,所以就更别说是自己将军了。
 
    而此时史涣眼珠一转。对徐晃说道。“那么将军认为,我军弃守城池。率兵突围如何?”
 
    这话史涣说得是没有底气啊,毕竟这属于是惧敌的表现,自己将军也是没有这个意思,那还不一定要如何说自己呢。毕竟军法森严。要是治自己一个什么罪名,那自己可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听史涣是如此小心地问了出来,徐晃心中一笑,其实在他看来,虽说自己真是一千一万个不想退走,不过看看如今的形势,在房陵城实在是守不住的情况下。自己只要能尽量保住多谢己方的士卒,那么以后也算是对自己主公有了交待了。毕竟有些东西,自己想是一方面,可真正事实。那却又是另一方面。
 
    自己倒是希望能守得住房陵,可从如今的形势来看,自己真是没有看出来这事儿能成的。所以只要自己不让己方士卒伤亡过多,其实就算是不错了,毕竟这事儿不是自己能解决得了的。你说自己这边儿,就自己这么一个将领,还有一万士卒,其他什么谋士军师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个副将,还没什么本事,所以最后不是凉州军的对手,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吧。
 
    至于说自己主公那边儿,那就让自己去一力承担这个就好了,至于说主公要如何处罚自己,那自己都全担着。
 
   
 
    史涣当然不知道,其实自己将军的想法中,也是有着退兵弃守房陵这个意向的,不过徐晃是不可能先在史涣面前提出这个来就是了。因为本来自己属下对战凉州军,他们就没有什么信心自信的,要是再经自己这么一说要退兵,估计他们就没有什么战心了,而到时候,就不知道己方要损失多少了,这个可不是什么小事儿,是大事儿,不能再大了的事儿。
 
    看到自己将军的表情,应该说是此时没有什么表情,史涣心说,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将军是同意了还是说,不同意,然后要说自己?处罚自己?他这时候是心里打鼓,毕竟这事儿,主动去说要退兵,弃守城池,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要不是什么小事儿。而最为将军,最为主将的徐晃,也确实是有权力处置史涣。
 
    可以说他这是实在是被逼无奈,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要不打死史涣,他也不一定会这么说。俗话说得好啊,所谓是“人怕被逼,马怕被骑”,还有一个更经典的话,叫“人都是逼出来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史涣确实是被逼无奈,所以才说了这么一句,可他再看自己将军这样儿,他马上是没底了。
 
    这,他心里还在犯合计的时候,徐晃终于说话了,只见他笑道,“你,果真是如此想法?”
 
    说着,徐晃虎目是紧盯着史涣,史涣打了个冷颤,心说好像要是有什么秘密的话,估计都会被自己将军被看错了来吧。这他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儿的阵势啊,只能是吱吱唔唔地说道,“这,这,末将却是如此想法!”
 
    突然他想起来之前自己将军说了,大丈夫就不能吞吞吐吐的,所以他一下就来了精神。心中暗骂道,他娘的了,碗掉了,脑袋大个疤,老子还他娘的怕了啥。如今史涣连话都想得颠倒了,不过他根本就没注意这个,只是在看着徐晃,然后在寻思……
 
    而徐晃呢,他当然是不知道史涣的那些想法了,估计知道了的话,也只能是无奈笑笑而已。其实他又何尝不知呢,自己如今所谓所谓,用老百姓的话来说。确实就是叫做“赶鸭子上架”,其实就是这么个道理啊,倒是自己也没办法,谁知道自己有多无奈啊。要不能找史涣这货?
 
   
 
    此时只见徐晃点了点头。“可是,真要如此的话。我军怎么才能尽量少伤亡的情况下突破凉州军的重重包围?”
 
    史涣一听,心说难道将军也是如此想法?不过这事儿不太可能,是不是在听了自己的话后,自己将军才是这么想的。可要真撤退。弃守城池的话,确实,己方要如何突破凉州军的重重包围,关键是还得尽量别有什么太大的伤亡才行,这个到是个问题,很棘手啊!
 
    史涣心说,我的将军啊。我的亲将军,我史涣就是个小副将,小裨将而已,不是什么谋士军师的。还能想出来什么计,可如今您问我这个,我问谁去啊。不过这话他可半个字都不敢说出来,就算是借给史涣八个胆子,他也不敢。他对自己将军徐晃,这么多年了,那可真是从心里往外害怕,对就是害怕,惧怕。
 
    要说在兖州军中,徐晃肯定不是本事最大也不是最厉害的那个,脾气肯定也不是最不好的那一个,但是史涣就是怕他这个将军,所以……
 
   
 
    想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史涣是绞尽了脑汁,两人一直都是沉默无言,而徐晃也确实是想好好看看,自己这个部下,到底是能不能真给自己一个惊喜。
 
    结果徐晃也没太过着急,就这么等着史涣,终于史涣终于是说话了,“对了,将军,您看我军是不是可以如此?要说他们凉州军,就是为了……”
 
    接着,史涣就把他的想法和徐晃都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徐晃边听是边点头。你还真别说,这么逼了史涣一回,他还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惊喜。虽然这个不能说是什么特别大的惊喜,但是说句实在话,史涣能如此,确实已经是不错了。毕竟徐晃可真没指望着他能想出什么太好的主意来,所以只要差不多,其实就算是可以了。
 
    最后徐晃是欣慰地一笑,虽然两人距离不算太远,不过也不算很近,所以徐晃想拍拍史涣的肩膀,好好鼓励他一下,这个就暂时不行了。
 
   
 
    但是这个时候,却并不妨碍徐晃对史涣的夸奖,只见此时徐晃脸笑得就像是菊花似的,只见他拍了一下桌案,然后大声说道,“好,好啊。史涣,你小子倒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这个主意不错,我看可行!”
 
    史涣一听,忙是满脸堆笑,然后有些谄媚地说道,“只要将军认为可以就好,就好!”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可他自己知道自己家的事儿啊,他知道自己后背可都是冷汗。没办法,自己要说一点儿都不紧张,那都是假的。虽然看自己将军那样儿,好像是没有反对自己所提议的撤兵,弃守城池,但谁知道自己将军到底是什么想法啊,所以自己能不害怕吗。不过如今来看,倒是还好,还好啊。
 
    徐晃一看史涣这个样儿,再加上他那副表情,他就是一笑,史涣的想法,他当然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对他说道:“你不必紧张,有功劳肯定要分给你大半,至于损失的话,那自然不会算到你头上的!”
 
    史涣一笑,“将军切莫小看末将,末将,将军之令,不敢不从!”
 
   
 
    徐晃只是一笑,要说史涣其人,除了本事三流之外,其他方面,还真就是不错。其人本事要再高些的话,也不至于一直都如此。所以在自己手下这么多年了,自己也应该多提拔提拔他才是,虽然以前没有立过什么功。但是如今来说,他的想法要实施好了,还真别说,最后应该能算上一功。
 
    别人不知道。徐晃还能不明白吗。自己主公向来都是奖惩分明,所以自己有错误没什么。但是却掩盖不了史涣的功劳。所以哪怕自己受到处罚了,可史涣的主意只要成了,那么自己主公多少都会赏他史涣一次的。己方兖州军,应该说是奖惩最为分明的一支军队了。所以自己对此还真是不担忧什么。
 
    而让自己如今心忧的,还是史涣的主意,最后到底能不能成。从自己这儿来说,当然是希望没有问题,可是己方就一万人马,却是要面对两万多的凉州军,这个……
 
    徐晃还不知道。如今包围房陵城外的凉州军已经不是两万多人马了,而是又增加了一万,变成了三万五千人,所以他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就注定是要吃亏的。毕竟兵发都说了,所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连人家什么情况都没整清楚,你不等着吃亏吗。
 
   
 
    不过忧心归忧心,但徐晃对于史涣的主意,却还是抱着不小的希望的。至少如今来看,他认为很可能就成功了,然后也算是能让己方能少伤亡一些,这也算是如今自己所能做的最多的了。至于说胜利什么的,徐晃是想都没有想过,毕竟如今你想这个,确实是不怎么现实的。虽然徐晃不认为天下没有奇迹,可是奇迹不是你想让它发生,就一定能发生的。
 
    要不真那样儿的话,奇迹也就不能叫奇迹了,而且也就不值钱了,所以徐晃此时此刻根本就没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之后他和史涣又简单说了几句之后,他才把史涣给打发走了。史涣走了之后,徐晃知道,自己的事儿是更多了。毕竟自己带兵撤退前,肯定是要对己方众士卒好好做一番动员才行。要不你就这么直接下令的话,那肯定对己方没有什么好处。
 
    徐晃要是连这些都不知道,真就白在军中混这么多年了。
 
   
 
    其实如果说是和人家战斗的过程中,你打不过人家,或者兵败,大势已去,这个时候你无奈退兵,是没有办法和己方士卒如何好好沟通,这还情有可原。可要是如今这个时候,你没有什么事儿,就直接带士卒退兵了,那么很大程度上,要影响军心。凭借徐晃多年的经验来说,如今这个时候,最不能影响的就是军心。
 
    他可以很确定地说,如果自己不打招呼,就这么直接带兵撤退,那么己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士气去突围,那伤亡可就不一定多少了。所以徐晃心里可清楚着呢,自己要想带兵突围,撤退回荆州,而且还要尽量少伤亡士卒,那么自己这个主将,就必须要和手下的士卒沟通好才行。而自己作为主将,作为加入兖州军这么多年的将领,可以说在这些士卒面前,还是有些威信的。
 
    想到就去做,今日肯定不能退兵了,那么最好就应该是后日,而明日让己方士卒好好休息一日,自己再去作动员,这个就足够了,徐晃在心中想到。
 
   
 
    徐晃军旅多年,加入兖州军也那么多年了,其实士卒的想法,他多少也是知道些的。
 
    毕竟身为一万士卒的主将,他岂能是一点儿都不知道手下士卒所想。只是平时徐晃都不会说什么而已,更多的他则是去多听多看多注意了。不过他却知道。哪怕如今房陵城是被凉州军给重重包围,而且对方是使用了耗粮之计,己方在不占优的情况下,可军心却还依旧是很稳定的。
 
    徐晃不得不说,己方士卒的素质,那确实是不错。跟随自己主公是南征北战多年,什么事儿没有遇到过,失败,区区一个耗粮之计,还不会让己方士卒就如何自乱阵脚了,毕竟如今粮草,己方还有,并且足够支持一会儿的了。
 
    可是徐晃也不得不承认,凉州军的这一招,确实是一下就戳到己方的软肋上了。所谓是“打蛇打七寸”,其实粮草又何尝不是己方的“七寸”呢。
 
   
 
    今天依旧是一更了,明天尽量补上吧。
 
 
第九二七章 房陵城头作动员
 
    可是即便如此,己方都这么不占优势了,但绝大多数的己方士卒的表现,还真是让自己欣赏的。<-》虽然徐晃他也清楚,己方士卒看不出来什么吗,当然不kěnéng。可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这个就不得不说是己方士卒的素质了。也可以说,己方士卒和凉州军一样,都是天下强军,徐晃是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
 
    哪怕己方士卒的战力,确实是弱凉州军一丝,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己方士卒也是天下强军m”“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一日过后,徐晃就准备去动员己方士卒,然后做好撤退,弃守城池的准备。如今的形势,怎么说,都是对己方不好,所以再不做出决定,那么越晚决定对己方越没有好处。
 
    徐晃早已让史涣集合了己方所有的士卒,就在城头上。虽然兖州军的士卒不zhidào自己将军这是要做什么,但是看这个架势,是有什么大事儿要说吧,要不还用这样儿?有的聪明点儿的士卒也问了史涣,不是史涣这个时候是“一问三不知”,所以士卒也就没再多问他什么了。
 
    在约定hǎode时辰之前,徐晃是登上了城头,他看着己方士卒,那一双双期待的眼神,徐晃心说,自己还真是,责任重大啊。可惜,不zhidào明日带兵撤退。弃守房陵,还能带回襄阳多少人马,虽然他希望是越多越好。可凉州军是吃素的吗,那可是强敌啊,强硬的对手。
 
    虽说如今凉州军是大军压境,房陵被敌军是重重包围,但是徐晃也真是没有看出来士卒太有的忧虑,反而是战心日盛。所以徐晃这时候还是来了信心的,毕竟要是都不敢和凉州军一战的话。那么就算你很强,又能如何,更何况己方战力是没有人家强呢。
 
    兖州军众士卒看到自己主将。自己将军上来了,马上就变得是鸦雀无声。之前因为徐晃没来,所以城头上还有不少人在那儿窃窃私语,不过这时候看到徐晃登上了城头后。却是没有人说什么了。
 
    他们可是心里清楚。自己这将军,平时还算好吧,可是在这个时候,他肯定是不会容忍你什么的。
 
    徐晃来到了士卒的正中间,看了一圈众士卒,看到他们的表现,徐晃还是心下满意的。
 
    然后此时便听他大声说道,“弟兄们。也许你们还疑惑,为何我今日要召集大家在此吧?”
 
    兖州军士卒依旧是没有动静。只是默默地看着徐晃,就是要听他今日到底要说什么。不过说实话,比较聪明的还有经验丰富的士卒,算是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对己方来说,如今什么情况,基本众人都zhidào,所以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儿。不过作为军人,就是要服从命令才是,不管主将让你做什么,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是在所不辞!
 
    说实话,绝大多数的兖州军士卒,那确实还是bucuo的。哪怕如今徐晃说让他们和凉州军去死战,去攻他们大营,可以说他们也不会去皱一下眉的。但是还是那话,要是能好好活着,谁希望去死,去xishēng呢,所以很多士卒其实也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看看自己将军,房陵主将,徐晃徐公明,是不是要说其他的什么事儿,而不是去和凉州军死战啊。
 
    说实话,曹操所留下的这一万兖州军士卒,确实,也并不是说那么惧怕凉州军的。
 
    哪怕他们在心里也认为,己方的战力确实是不如人家凉州军,可是那又如何。对他们来说,如今都已经是被人家重重包围了,并且凉州军的意思,就是要消耗己方的粮草,所以要真等着己方粮草消耗没了的时候,那还不如趁机和对方决一死战呢。
 
    不过士卒心里却还是希望,自己这将军,能说一些其他的东西,己方也不是说只有那么一条路可走吧。
 
    徐晃见众士卒还是沉默,他则是一笑,“各位,其实今日我要说得很简单,那就是,我军要撤退了,弃守房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