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史涣是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给清理了出去对他来说这事儿根

发布时间:2019-01-31 15:25 浏览:
   而为了让自己精神好点儿,王伉是早早就休息了,不过他却是和衣而卧的,这无非就是怕徐晃趁夜带兵袭营。而且这些时日他都是如此作为,一点儿都没有变过。其实不止是他,就连凉州军士卒,基本也都是个个如此,虽然是一直都没有攻城,轻松了很多是没错,不过他们却依旧没有任何放松,这个倒是也都没错。
 
    这个轻松归轻松,但是却没有放松。也不得不说,凉州军的警惕性,那确实还是很高的,并且还有自己大帅的命令,所以有几个敢不听的呢。所谓是军令如山啊,你还敢违抗不成?
 
    因为轻松了不少,所以王伉这几日休息得还都不错,这不今日一倒在榻上,还没多久,便去见周公了。不过你要说他睡得怎么实,这个还是没有的,只要有什么响动,保证他是第一个起来的,这就是一个为将为帅者的警惕,这个王伉还是不缺少的。
 
   
 
    徐晃觉得自己其实是有些太钻牛角尖了,为什么这么说呢,虽说自己手下人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是好歹也是能商议点儿事儿的吧。所以他今日被逼得不行,就一下想到了自己的手下,就是两个副将,不过两个人徐晃还不准备都叫来。就叫一个自己还算能看得上眼的吧。
 
    于是他对士卒说道,“来人!”
 
    “将军!”
 
    “去把史副将给我找来!”
 
    “诺!”
 
    徐晃口中的史副将名叫史涣,也是跟随他很多年了。至于为什么偏偏叫他一个人,因为这个史涣虽说武艺三流。头脑也不怎么样儿。但是好歹确实是对自己主公忠心,对自己也挺拥护。所以也算是徐晃的一个心腹吧。
 
    这样儿的事儿,当然就得去找心腹商议,所以徐晃一下就想到了史涣其人。不管怎么说,酒肆聊胜于无吧。有个人商议,应该比自己强吧,徐晃心里说道。
 
   
 
    没一会儿史涣就过来了,毕竟一听是自己将军找他,而且还不早了,肯定是有事儿,所以他自然是不敢怠慢。毕竟如今己方这边儿是很紧张的。凉州军几万大军不把房陵给围得是水泄不通,说实话,确实是让己方士卒很急躁,很烦躁。就别说是己方的普通士卒了,就连自己,这些时日以来,心情也不怎么样儿。毕竟凉州军打得是什么主意,傻子都看得出来。
 
    他们这就是吃定了己方没有多少粮草,而他们却是粮草充足,所以才如此的。
 
    见到徐晃后,史涣是赶紧失礼,徐晃则是忙把手一摆,让史涣坐下了。
 
    “多谢将军!”
 
    徐晃点了点头,然后对史涣说道,“知道今夜找你前来,是为了何事?”
 
    史涣闻言是摇了摇头,不过他一看自己将军失望的样儿,他忙不确定地说道,“将军的意思是,凉州军围城?”
 
   
 
    这回再看徐晃,史涣终于是发现自己将军脸上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来,不再是之前那种失望的表情了。
 
    而他此时心说,好险好险啊,原来就是为了这个事儿啊,早知道自己早说了,何必还等着自己将军如此表情的时候自己才发话呢。不过这时候徐晃却是说话了,这时候他是表情凝重,对史涣说道,“不错,正是凉州军围城之事!”
 
    史涣一听,忙拱手说道,“将军就直说吧,到底让末将做什么,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末将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听着史涣是拍着胸脯保证,徐晃觉得有些好笑。此时他心说,如今这时候,就算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也解决不了己方如今的问题啊。你是能变出来粮草来,还是说能让己方直接胜利,让凉州军退兵?
 
   
 
    本来史涣还准备说什么,结果一看自己将军又是一副沉默的表情,他也就知趣儿地不再多说了。心说,自己可不准备触您眉头啊,自己还不想倒霉。
 
    过了一会儿之后,徐晃则是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对史涣再次说道,“你也知道,如今的形式,对于我军来说,是殊为不利啊!”
 
    史涣闻言点了点头,“将军的话确实是没错,他娘的凉州军不讲究,不敢和咱们真刀真枪地硬拼,只能是去想那些旁门左道,消耗咱们的粮草,让我军是不战自乱啊!”
 
    这个事儿史涣当然还是能看出来的,毕竟在军中多年,也跟随徐晃多年,哪怕他本事确实并不大,可傻子都明白的东西,他还能不明白了。
 
    徐晃说道,“确实如此,所以如今我军却是必须要破了凉州军此计,可到底如何,如今我确实没有何好办法!”
 
   
 
    史涣一听,他是这个泄气啊,心说就连将军您都没有好办法了,那我能有什么好办法吗?
 
    显然,我肯定是不如您啊,所以你难道还指望我不成?史涣是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给清理了出去,对他来说,这事儿根本就不可能。你说自己将军都没有办法的事儿,他能想去靠着自己这头脑去想办法,想主意吗,明显不会,不可能啊。
 
    但是自己将军叫自己来此,是为了什么事儿呢,史涣却是又想开了,反正肯定没好事儿就是了,再说了,好事儿其实也根本就轮不到自己啊,所以这……
 
    可这些话史涣是一个字都不能说,他也不敢说,而他如今能做的,就是好好听自己将军说。只要将军说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做什么也就是了,要不还能如何。
 
    可不是吗,如今自己就能做到这个,其他的,自己就是有心也无力啊。你让自己冲锋陷阵,那行,都没有问题,带兵打仗,攻城守城,那也可以。但要是让自己出主意,那还不如杀了自己来得痛快啊。
 
   
 
    而徐晃此时看着史涣那无奈的表情,他心说,我都没这么样儿,你史涣都是先无奈上了啊。
 
    所以他便直接问道,“你,这是何意啊?”
 
    史涣一听,心说我的将军啊,你还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问您呢,我这是万分无奈啊,你要真让我想主意,那还不如杀了我呢,真的。
 
    “啊,这个,将军,末将见将军如此,末将确实是无奈万分,对于凉州军,末将也是没有任何好办法,无非就是战!战!战!”
 
    史涣是一连说出了三个战,他对徐晃的意思很明显了,那就是和凉州军开战吧。要不等粮草没了或者要没的时候,不还得和人家战吗,所以晚战不如早点开战,也好早解决房陵的战事。史涣他当然是认为己方能获胜了,他当然不会认为敌军能胜利。
 
    徐晃一笑,心说这话还用你说,不过今日我要找你来,还确实是要好好说说这事儿的。
 
   
 
    只听徐晃是摇头说道,“战,容易,可是如此,不正中了敌军下怀,不知这个你想没想过?”
 
    史涣一听,心说也是啊,敌军如此作为,就是为了夺取房陵。而之前他们攻城不占优势,所以就想了这么个主意,如今来看,要不就是让己方粮草耗尽,要不就是让己方早早和他们一战,这些都是他们想要的,可己方这么做,也是正中了他们的下怀了。毕竟他们凉州军不想攻城,伤亡那么大,可要是在外对战的话,他们可就是很喜欢如此了。
 
    史涣晃了晃脑袋,心说将军您问我这事儿,我知道怎么才能行吗?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史涣要有那本事,如今也不至于只是个副将了啊!
 
    史涣此时是吱吱唔唔,“这,这个,我……”
 
    徐晃一笑,心说你史涣是什么毛病,以前好像也不这样儿吧,今日就因为自己和你说了这么几句,那就变成这样儿了?
 
 
第九二六章 召部下相商对敌(续)
 
    徐晃这时候说道,“别吞吞吐吐的,大丈夫有话说话,没话说就在那听我说!”
 
    史涣苦笑着点了点头,“将军,末将听您说,听您说!”
 
    徐晃是再次笑着摇了摇头,“所以如今其实并非是我军战与不战的问题,而是要如何去做,才对我军最为有利,你认为呢,是也不是这个道理?”
 
    史涣想了一会儿,是赶紧点头,“将军您说得太对了,末将看就是如此啊!”
 
    “所以,依你看,我军到底如何做,才是最为有利的?”
 
    史涣一听,心说将军啊,你还不知道吗,我能知道这个?不过这时候他也不能说这话,只好是对徐晃说道,“将军,这个,末将以为,我军当与凉州军一战!”
 
    徐晃眼眉一挑,“战的话,你说要如何去战为好?”
 
    史涣闻言说道,“将军您看,这夜袭凉州军大营如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