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还是由徐晃带领守御城池的兖州军己方可能是拿不下来但是要对付出

发布时间:2019-01-31 15:23 浏览:
 
   主公还有同僚,甚至是己方的士卒失望了。可自己又有什么bànfǎ,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只有真正带兵来攻临沅,你才能真正了解,真正知道,霍峻霍仲邈到底是有多强。
   
   之前以为自己主公太过偏心,就一心器重乐进,而不是因为其人本事。可如今再看看呢,自己是大错特错啊,真正没本事的是自己,至少自己在攻城方面,确实jiushi不如人家乐进,所以自己倒是夜郎自大了啊。
 
    而且人家乐进昨日还举荐了自己,可自己是半点儿都没领情,唉,如今一看,小气的是自己啊――
 
    这jiushi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别管表面上,兖州军帐下的众人相处如何,那也只能说是表面的东西。可在这表面之下,所隐藏着的,却并不简单。就拿于禁来说,谁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得,平时话也不多,所以还真是没有人知道他具体的想法。
 
    带兵退回来之后,乐进看到了于禁后,他忙对于禁说道,“文则今日却是辛苦了!”
 
    于禁一看是乐进,他确实是很不好意思啊,之前自己是如此想人家,可人家呢,确实是真心待自己的,唉,之前自己倒是小人了一回。
 
    于禁这人也不是不能认错改错的人,况且他确实是知道了自己的不对,所以忙对乐进说道:“文谦兄,今日与敌军一战,才知道霍仲邈之强啊!不知文谦兄之伤势,如何了?”
 
    难道是于禁关心了自己一回,乐进一笑。“不碍事,也许再过几日就能动了!”
 
    不过能动和能带兵,zhègè是两个概念。但是如今两人想得都不是zhègè――
 
    随着曹操喊了一声回营,众人便跟着自己主公回了兖州军大营。对于禁和攻城的士卒来说,他们确实是急着想回到自己大营,毕竟huiqu休息,那是最好不过的。可以说今日与敌军一战,确实是挺累了,要不说回大营。估计zhègè时候士卒都没有什么精神了。
 
    而于禁和乐进两人是骑马走在了最后,两人一直在闲聊,说得最多的还是攻城的事儿。毕竟乐进的经验在那儿摆着呢。所以于禁也是有意多向他讨教讨教。而乐进呢,也确实是愿意说这些,毕竟都是同僚,都是在自己主公帐下做事的。于禁他要是能带兵破了临沅城。那对己方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所以他其实也乐得如此。
 
    至于说于禁也许能影响自己的地位,zhègè乐进倒是没有想过,毕竟zhègè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的,所以乐进也不是自大,不是自傲,就凭于禁,还真是。很难赶上超越自己。毕竟他能进步,但是自己就不会进步吗――
 
    所以对于乐进来说。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至于说他是自信也好,是自大也罢,总之在如今的兖州军,他就敢在心里这么说,在心里这么认为。
 
    不过从这么一件事儿上,确实是拉进了乐进和于禁两人的关系,虽然说之前两人也不至于是如何交恶,但肯定不是什么太好太近的关系。可这么一件事儿之后,于禁因为之前自己认为而惭愧,而乐进呢,因为于禁主动示好,他觉得挺不错,所以两人的关系,算是更进了一步。这不就说明了那句话吗,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对于禁和乐进来说,真是,其实还不jiushi如此吗。就这样儿,尽管是有着强敌,一时还破不了临沅城,但是于禁和乐进两人,依旧是说笑着就回到了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
 
    曹操先下了马,然后直接就进了大帐,之后荀攸、程昱、关羽、曹纯、许褚等人也陆续进了大帐,而于禁和乐进他们因为边走边聊,所以是走在了最后,最后两个进入的大帐――
 
    见到众人都到了,曹操做了个让众人都坐下的手势,等众人都落座后,曹操才说道,“各位,今日的战事,总体来说,我还算是满意的!”
 
    听了自己主公先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众人算是松了口气。毕竟要是自己主公不满意的话,那么就算你biǎoxiàn再好,那也没什么大用。可要是自己主公还算是满意了,那么你哪怕biǎoxiàn得不怎么样儿,其实也都算不了什么。
 
    于禁也同样儿松了口气,毕竟自己作为带兵攻城的主将,要是自己主公不满意,肯定第一个就要说自己,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主公算是给了自己天大面子了,没说自己什么,反而还是说算是满意的,zhègè,确实,自己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不过自己主公如此说是如此说,作为属下的,尤其是当事人的自己,却是不能不说话。
 
    所以此时就听于禁拱手对曹操说道,“主公,属下今日未能在敌军之手,霍仲邈手下讨到任何便宜,却是弱了我军的威风啊!”――
 
    曹操听了于禁的话后,是直接大笑道,“hāhā哈!文则这却是有些过于执着了,想那霍峻霍仲邈其人,名声在外,确实非是一般对手,哪怕我军我众人都已是无比重视,但却也不得不说,其人之守城本领,在天下来说,那都是首屈一指的,文则今日没占到何便宜,实属正常,此事无妨,无妨!”
 
    难得曹操说了这么一番话,难道说他还看不出来霍峻的高明之处吗,所以他虽然对于禁是有信心没错,可也真是没有指望着说让他一日,刚带兵出马,就能破了临沅。要真那么容易的话,乐进也就不会受伤了不是,所以对与霍峻,对于临沅城,却并非是一日一夕之功啊,这些曹操还是明白的。
 
    于禁一听,动了动嘴,还想再说什么,不过却被曹操给打断了,只见曹操一摆手,“其实今日文则所作所为,倒还是不错,至少能抵挡住一部分敌军的金汁,所以文则非但是无过,反而有功!”――
 
    任何军队都是奖惩分明,所以就更别说是军规军纪森严的兖州军了,不过之后曹操这么一说,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于禁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不过他对此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暗下决心,mingri一定是要再加把劲儿,一定要给霍峻霍仲邈,给刘备军一个厉害看看,要不他们就小看了己方。
 
    曹操是毫不吝啬,夸奖了于禁一番,哪怕今日对战霍峻,对战刘备军,他确实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不过曹操还看不出来吗,别说是让于禁上了,就算是乐进没有受伤,让他上,其实也真jiushi未必会比于禁强多少。毕竟zhègè已经不能说完全jiushi主将的问题了,敌军守将之强,确实算是平生仅见,之前可没有遇到过如此强劲的对手,不过如今却是遇着了。
 
    曹操也不得不承认,遭遇到如此对手,也不知是己方之福还是己方之祸了,当然所谓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其实都是这么回事儿吧,曹操还是很相信这话的。(未完待续……)
 
 
第九二四章 房陵城依旧对峙
 
    房陵,虽然如今已经距离房陵县城很远了,但是实际,却还是没有出了房陵县的范围。毕竟作为汉中郡的几个县之一,房陵的范围其实还是不算小的。
 
    吕建如今依旧是在暗自得意着,因为这几日他认为,自己已经是真正拖住了凉州军。拖住了对方的那个叫庞柔还有王平的两个人。他认为自己是执行好了徐晃交给自己的任务,想来等己方真正破了凉州军之后,自己这功劳,是肯定跑不了了。
 
    其实有句话说得挺对的,就是人不怕傻,傻并不可怕,确实。但是就怕什么呢,你本来就挺傻,然后别人说你聪明,你就认为自己聪明了,要说其实就怕这样儿的人。而如今的吕建呢,说实话,还就是这么样儿了。
 
    当他以为自己得计的时候,却还不知道已经是落入了人家的陷阱之中了,而且他还是洋洋自得,却不知道被人给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这几日庞柔和王平已经是悄悄撤走了近万的士卒,让他们返回了房陵城下。说实话,兖州军的探马居然是没有发现,这个确实是让他们高兴万分。本来在庞柔和王平看来,兖州军的探马斥候那么强,自己两人如今算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可是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什么,于是两人当然是兴奋得不行,这真是天助己方啊,该着是己方要胜,所以挡都挡不住。
 
    这个还就是吕建的问题,真的,本来吗,吕建就没把凉州军太当回事儿。而听从了徐晃的指示之后,他虽然是提心吊胆了一阵,不过过后就有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对他来说,如今就是要拖住了凉州军就行了,所以他就让探马看着凉州军,只要他们大军不撤退就行。
 
    在吕建看来,他们不跑。那就可以了。至于谁也不动谁,那么就这么样儿吧,反正徐晃的意思,就是要自己拖住他们,那自己只要拖住了他们,自己就是立功了。他当然是想不到庞柔和王平的计划。还正为自己的表现叫好呢,孰不知,这其实就是噩梦的开始啊。
 
   
 
    这几日徐晃头发都白了不少根,没办法,真是,愁的。
 
    不过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如今之前离开的凉州军。如今依旧是没有归来的动静。这说明了什么,这不正是说明了自己所派的两百骑兵,其中有人已经是见到了南阳援军的主将,然后他已经知晓了自己的建议吗。徐晃确实是这么想的,要不怎么解释这个情况呢。所以这事儿没,也算是给他不少安慰吧。
 
    毕竟如今这个情况,对于己方来说,是大为不利。南阳援军要真是与分兵出去的凉州军一战。都不一定能胜过人家,所以战,肯定是不战为好,所以拖住他们,为自己争取些时日,这个才是最为重要的。而如今来看,对方做得还不错。虽然不知道李通派谁来了,但是其人的作为,嗯,还是不错的。
 
    没办法。这就是消息闭塞,还有徐晃他哪知道庞柔王平他们的打算啊,所以他才是如此想法。可他真是知道了事实的话,他就不一定会如何去想了。
 
   
 
    比起徐晃来,房陵城下派兵包围房陵的王伉,他倒是轻松不少。
 
    毕竟,他从悄悄返回大营的己方士卒那儿已经得知了庞柔和王平的计划,他和杨任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计策挺好的。至少只要是骗过了兖州军探马,不让吕建和徐晃知道,那么一切就都好了,而从如今情况来看,他们还真都不知道啊。
 
    这不今日和明日,还应该要有两拨五千多士卒到来。而如此的话,就从庞柔和王平那边,回来了一万五的士卒,至于其他人,当然是要给吕建做做样子,同样儿也是防范吕建,怕他狗急跳墙,所以留下一万人,确实还是有很大作用的。
 
    而等明日之后,自己在房陵城下的大军,就是有了四万人,他徐晃兖州军就算是全部出马,也不是己方凉州军四万人的对手。所以他徐公明不出来则已,只要一出来,就是他失败之时!
 
    至于这个时候,王伉则是在中军大帐中对杨任说着下一步的事儿。
 
   
 
    只听此时王伉说道,“杨将军!”
 
    杨任一拱手,“大帅,何事?”
 
    王伉点了点头,“今日杨将军在房陵休息一日,明日还请将军带兵回到南郑,再押送粮草过来!”
 
    杨任闻言点了点头,“大帅之意,我已知晓!明日,我自当动身,带兵回返南郑!”
 
    “多谢将军!”
 
    杨任是笑着摇了摇头,“太守让我来协助大帅,我自当是尽力而为之!”
 
    最后王伉说道,“杨将军,此处房陵的战事,还请将军向太守禀明。”
 
    杨任点头,这事儿太守肯定得问自己,毕竟探马的消息,还是没有自己说得清楚的,所以他自然是无不答应了。
 
   
 
    第二日,王伉是亲自送走了杨任和他说带来的那三千押送粮草的士卒。在他看来,杨任往返一次,虽然还得耗费不少时日,但自己当然是能等得起了,毕竟如今粮草还是有不少的。至于说让杨任回去再押送些粮草回来,无非就是未雨绸缪,多些保障而已。毕竟这个粮草这些物资,没有人会嫌它多,不是吗。
 
    最后王伉拉着杨任的手,说道,“粮草之事,便拜托给将军了!”
 
    杨任一笑,“我自当是尽力,大帅还请放心就是!”
 
    王伉点了点头,没再多说。要说杨任的本事确实是不大,但是说实话,让他押送了粮草什么的,确实还是有些大材小用了。当然了,杨任不是大才,可要是让他押送粮草,他就变成了大才。
 
    目送着杨任离开,王伉心说,自己倒真是希望战事能速战速决,最好在下次杨任回来之前,自己就已经拿下了房陵,也算是对庞柔王平杨任他们,还有己方士卒,对自己太守,对自己主公,有个好交待吧。
 
   
 
    在王伉看来,你说己方五万大军,要是对付城内一万士卒的兖州军,还是由徐晃带领守御城池的兖州军,己方可能是拿不下来。但是要对付出来迎战出来袭营的兖州军,自己还真是很有信心的,并且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哪怕他徐晃不出来和己方一战,可粮草却是等不了他什么,所以他徐晃要如何抉择,还是要看他的了。
 
    终于南阳援军,吕建所带领的那一万兖州军士卒,说实话,如今王伉还真就是没把他们看在眼里。兖州军确实挺厉害,这点王伉也不得不承认。但所谓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有吕建如此的将领带兵,就算是老虎,估计也成了没牙的老虎了。
 
    这不是说王伉就看不起看不上他,而是事实,不得不让王伉去如此想。因为吕建干得那些事儿,如今还沾沾自喜,虽然王伉不知道他具体想法,但却不难想象出如今他是个什么状态。所以吕建如此将领,你还能指望他什么。别说是救援房陵了,他不给徐晃帮倒忙,徐晃他就得烧高香了。
 
   
 
    回到自己中军大帐之后,王伉是命令探马,是密切注意房陵城头的动静,只要对方有所异动,就一定要禀报自己。哪怕自己睡觉,也得来禀报,探马领命而去。他可是知道,如今自己大帅是真要对付兖州军了,对方只要有所异动,那么就是己方打败他们的时候。说似乎,探马也等着这一日呢,只是如今却还是没有这个机会啊。
 
    探马走后,王伉眯着眼睛,自言自语地说道,“徐晃徐公明,希望你真不要让我失望。如果你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我王伉还真就不得不说句佩服,在房陵城下,我等着你!”
 
    说到这儿,王伉是直接注视着房陵城的方向,虽然在大帐中是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如此,就可见王伉心中的期待了。
 
 
第九二五章 召部下相商对敌
 
    这个己方攻城确实是不行,但是和对方在城外一战,那却是一点儿都没有问题。毕竟攻城己方伤亡大,而且还没占到什么便宜,可要是敌军直接出来了,那就由不得他们了,呵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