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我始终觉得他是这件事的当事人只有他发声了

发布时间:2018-06-07 09:23 浏览:
 
    放下电话。我给自己泡了壶茶,一边喝着茶,一边等待燕九那面的消息。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电话响了。我急忙拿起一看,果然是燕九打过来的。就听燕九低声说道:
 
    “哥,办完了,一共砸了五家。接下来怎么办?”
 
    我马上说道:
 
    “你让小毛带着其他人回来,你先找地方隐藏一下,看看周围的反应……”
 
    我了解燕九的身手。他本来就是小偷出身,隐藏自己的本事绝对一流。所以,我才让他留下来。
 
    燕九马上答应了一声:
 
    “好嘞!”
 
    接着,就听他安排小毛等人撤走。
 
    电话他始终没挂断,等小毛几人一走,他才又说道:
 
    “哥,刚刚小毛在旁,我有些话没说。我感觉今天好像有点儿过了……”
 
    “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燕九的话,吓了我一跳,我急忙问说。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成效
 
    燕九压低着声音,小声的说道:
 
    “小毛这混蛋,你交代让大家泼油漆,结果这小子给人家泼粪。还有,这王八蛋下午不知道在哪儿弄了几条蛇,全都扔人家里了。当时给人家吓的吱哇乱叫,我真怕出什么事儿?”
 
    “蛇?”
 
    我马上反问了一句。燕九立刻说道:
 
    “嗯,是蛇。不过还好,这些蛇都没有毒……”
 
    但我还是皱了下眉头。这小毛胆子一向挺大,上次收拾三江的时候,秃子的这些小弟都害怕,唯独他特别镇定。最后还给了三江一刀。
 
    “行了,没出什么大事就好。你继续盯着吧,看看他们的反应……”
 
    我嘱咐了燕九一句。
 
    燕九答应一声,说了一句:
 
    “好了,哥,我不和你说了。估计对方报警了,我得找个地方躲一下……”
 
    放下电话,我又想了一会儿,才开车回了家。
 
    因为后半夜才睡,这一觉我睡的很死。正迷迷糊糊间,床头的电话忽然响了。摸起一看,竟然是骆雨寒打来的。我急忙接了起来,就听对面传来骆雨寒气愤的声音:
 
    “白风,你看江春贴吧和论坛了吗?”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回答说:
 
    “没看,怎么了?”
 
    骆雨寒马上说道:
 
    “那你现在看看吧,我都要气死了。这些人越来越过分,昨天晚上,他们居然派人把一些住户的家给砸了。把那些拆迁户吓的后半夜都不敢睡觉。论坛里有图片,你看看,他们太过分了……”
 
    我心里苦笑了下,这件事是我做的,但我不可能告诉骆雨寒。我只好含糊的应付了几句。而骆雨寒又说:
 
    “对了,白风,你不是说让我等等吗?我不想再等了,我想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加进稿子里。今天就发出去。我再联系几个大学同学,他们有在外地做记者的。既然江春禁声,那我就让他们在外地帮忙发,我看他们还怎么公关……”
 
    骆雨寒虽然一身书卷气,看着更是弱不禁风。但她这人,其实很有正义感。我马上说道:
 
    “雨寒,其实我让你再等等,是因为我一直在找这个超市老板。我始终觉得,他是这件事的当事人,只有他发声了。你的这篇稿子才更有说服力……”
 
    我话一说完,骆雨寒忽然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幽幽的说着:
 
    “白风,谢谢你,我没想到你居然会为我做这么多……”
 
    很明显。骆雨寒被我的话感动了。但我却有些哭笑不得。说实话,这次事情,我是在利用骆雨寒。但却被她误解成我在帮她,我又不能和她解释,只好尴尬一笑,敷衍过去。
 
    放下电话,我便上了本地的论坛。上去一看,我就吓了一跳。昨晚的事情,已经刷屏了。随便点进去一看,都是昨晚的各种照片。燕九说的蛇,以及泼粪的照片,上面都有。
 
    下面的网友评论的也特踊跃。基本都是一边倒,大骂拆迁公司,也骂什么官商勾结的。这倒是在我的意料之中。
 
    看了一会儿,我又去看了看本地贴吧。里面和论坛的内容差不多,不过倒是有人扒出了拆迁公司是霍三爷的。也把前几天拆迁死人的事,和这次的事联系到了一起。
 
    我正看着,手机再次响了。只是我没想到,电话竟然是齐小妹打来的。一接起来,就听齐小妹直接问说:
 
    “林白风,昨天晚上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我没想到这事儿齐小妹居然也知道了。我并没直接回答她,而是反问说:
 
    我笑了下,回答说:
 
    “齐小姐,昨天的事,我不过是在火上浇了点儿油而已。就算没有这事儿,霍三爷这个工程也肯定做不下去的……”
 
    我一说完,齐小妹便冷冷的说了一句:
 
    “好了,我知道了。以后做这种事,必须要手脚利落。不能留下什么把柄,让人怀疑到我们头上。听懂了吗?”
 
    我马上点头。放下电话,我心里暗喜。现在的齐小妹,已经完全按照我的节奏再走了。
 
    简单洗漱了下,我便开车直接去了夜总会。刚一到地方,我便发觉,今天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首先是不少拆迁户,都聚集在旁边的一个小广场,众人都在议论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另外不太一样的是,这附近忽然多了一些陌生人。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他们一边盯着拆迁户,一边四处的打听着什么。
 
    开门进了夜总会,秃头和小毛正在聊天。见我来了,两人立刻走了过来,我便问他们说:
 
    “外面那么多生面孔是怎么回事?”
 
    我话一说完,小毛就嘿嘿坏笑,他看着我说:
相关阅读